短篇小说

图片 1 范青魁因晚上参加朋友的饭局,耽搁了每日准时赴约的永清公园跳舞的地儿。他心急火燎地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,已是晚上的二十点十分。唉——真是急死个人了,自己必须马上赶过去,舞伴蓝晶一定会等得着急的。那小鲜肉一样的舞伴蓝晶,我范青魁怎么舍得让她心里为我焦急难受呐。这个该死的饭局,真是实在不想参加,要不是有领导在场,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挺到现在的。不行,不能在等了,在想出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理由后,他到底是吞吞吐吐,急不可耐地逃出了酒桌。范青魁喜欢跳舞,那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了。在单位退居二线后,工作上就没那么费心劳神了,大部分的工作他都尽量让给了新生们去做。自己现在一天是吃得饱睡得香,精神倍爽。每当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,在那竹林环抱,霓虹闪闪的公园小舞池里,有他自己喜欢的美女蓝晶做舞伴,歌舞升平,心里那真是美滋滋的,鼻涕泡都要出来了。
  跳舞有瘾,而且瘾越来越大,这是范青魁事先绝对没有想到的。以前在单位的时候,他除了必要的应酬跳过几次,一般是排斥的。看见个别人经常去跳舞,他甚至有些反感,觉得那有什么意思,跳什么呀,说不好听点不就是搂腰鲜花,跳舞摸扎那点事吗,成何体统?可只从他认识了拜他为师,跟他学跳交谊舞、国标舞的蓝晶之后,观念立马转变了。只要有自己心怡的舞伴,这舞还是可以跳的。跳舞好,不仅心情愉悦,还能锻炼身体,有磁铁般的美女相陪,满满的幸福感。尤其有像蓝晶这样的女弟子做舞伴,那心里的魂儿火烧似的,简直无法形容……嘿,有些事不用说,自己心知肚明就行了。
  舞伴蓝晶年已五十多岁,看上去却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少妇。她人长得杨柳细腰,皮肤白皙,前凸后翘,整个身子细嫩如水。范青魁每次搂抱着她翩跹起舞的时候,心里就像通了电,那除了醉还是一个醉呀。蓝晶是水果之乡辽南人,退休后独自来沪帮女儿带宝宝。每天晚上宝妈宝爸下班的时候,也就是她蓝晶开始解放,娱乐休闲的时候。范青魁快退休的人了,工作也没有了多少压力,遇到蓝晶这样的女人,给自己无聊的生活,增添了无比的精神乐趣,好像自己又年轻了,他一天不跳,就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。
  夜色如歌,音乐低缓迷人,年龄不同的男男女女,正轻歌曼舞在彩砖铺就的舞池中。姗姗来迟的范青魁站在舞池边上,气喘吁吁地寻找着自己心中的那个她——女神舞伴蓝晶。今天是周末,跳舞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。范青魁左顾右盼地寻觅着,眼睛瞪得大大的,如一道道利剑,穿过一对对如痴如醉的舞迷。怎么找不到蓝晶呢?她不会不来呀。两个人曾经定好过的:小舞池中每天不见不散。也许看自己没来,蓝晶走了?不会的。范青魁心里合计着,想到舞池的对面再看一看。
  舞池里没有找到蓝晶,范青魁纳闷,待他转身走出舞池的刹那,突然发现舞池的一角,通往竹林深处的小径路口,一对老少配一样的舞者,随着音乐的节拍正跳得缠绵。看上去,那男人是个六十出头的老者,身高体阔,大圆脸、大眼睛、大嘴巴、大肚腩、女舞伴正是蓝晶。为了引起蓝晶的注意,范青魁故意走过去,与蓝晶点了点头,并用殷勤献媚的语调招呼道:“嗨,蓝晶……”
  蓝晶扭过脸,瞄了一眼范青魁,轻轻地点了下头,并没有显示出过多的反应和暗示,倒有点不屑一顾的模样。
  蓝晶的状态,如此反常,让范青魁多少有些尴尬。蓝晶今天这是怎么了?不对呀,跟蓝晶跳舞的这个老家伙是谁呢?打哪冒出来的呢?我范青魁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呀。那人怎么能与我范青魁相比呢?看他那个熊样,分明就像只大狗熊,笨到他那就挡住了。他怎么能和我范青魁比呢,我是谁,不说是堂堂的美男,也是潇洒干练、精瘦精神、风度翩跹的中年帅哥呀。莫非他是新来的土豪,或是老干部?怎么他一来就把自己多年的舞伴弄到他手里了呢?我来了,他还不让给我,老家伙手段怎么这么高,看蓝晶的态度变化那是真正的180度啊。范青魁琢磨着,一股寒凉涌上心头。没事,这一曲再跳完,也许蓝晶就会回到自己身边的。范青魁自己安慰着自己,他清楚地知道,不能心急,尽量保持好自己的绅士风度。要是心急,恐怕会鸡飞蛋打,得不偿失。
  范青魁缩头乌龟似的,躲到跟前一个长椅上坐下,如坐针毡,表面却装出镇定自若的样子,眼睛在不停地观察着蓝晶和那个跳舞老者的举动。
  一曲“鸿雁”音美、词美,打动了舞池中所有的舞者,人们此时无不投入到那美妙的场景中。蓝晶与老者舞伴更是如痴如醉,激情忘我地随着深情的歌声身影飘荡:
  鸿雁天空上
  对对排成行
  江水长秋草黄
  草原上琴声忧伤
  鸿雁向南方
  飞过芦苇荡
  天苍茫雁何往
  心中是北方家乡
  天苍茫雁何往
  ……
  不知是沉醉,还是故意揩女人的香油,那个跳舞老者,微闭双眼很满足地拥着蓝晶柔软的细腰,他的大肚皮紧贴着蓝晶娇小的身躯,犹如肚皮舞,蹭来蹭去的。闹心,太闹心了,不行,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自己深爱的舞伴,对她都不敢如此张狂,你一个新来的,就想抢走我朝朝暮暮,想入非非的跳舞弟子,这不行,你真是胆大妄为,竟敢太岁头上动土,太过分了,你还知道我范青魁是谁不?
  “住手,快停下,别跳了。”范青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他火冒三丈地冲过去,对和蓝晶正跳得起劲的老者舞伴,声色俱厉地,“跳什么跳,哪有像你们这样跳舞的,我说你这人能不能尊重点女性?你到底是来揩油的还是来跳舞的,为什么把女舞伴抱得那么紧?我可告诉你啊,这蓝晶是我的舞伴,我和她已经跳了好几年了,她跳舞还是我教的呢,她不单是我的舞伴,还是我的学生,你可别为老不尊,好不好?否则,你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  “啥,蓝晶是你的舞伴?你的舞伴我就不能跳吗?你这人说啥话呐?是你舞伴,是你学生,和你那么好,那你咋不把她领你家吃饭去呢?”老者被猛然窜出来的范青魁弄得摸不清头脑,一股怒气也油然而生,但被蓝晶拦住了。
  “怎么,说你还不服气是不?你敢在这撒野,我还非要打你不可呢。”范青魁祖上山东,脾气有点倔,倔劲一上来,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看这个陌生的跳舞老者不服不忿的样子,他真的狠狠地一巴掌扇过去,重重地打在了老者脸上,那老者没有防备,被范青魁这么一扇,踉跄着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  “啊?你这人是谁,咋这么不讲道理,还打人,真是反了你呐。我看看你今个能把我咋的,我就和蓝晶跳舞了,不但跳,我以后天天跟她跳,我还和她上床呢,你管得着吗?”
  “什么,上床?你个该死的老东西,活腻歪了是不?”说着,范青魁再一次冲上来,继续追打老者。老者身子一闪没有打着。
  “嘿,你还没完了是不?今个我就看看你有多棍儿,老虎不发威,你还以为我是只病猫呢,来吧,你别走啊,我不动呢,我怕弄脏了我的手,我让别人动你,蓝晶,快报警。”老者气得浑身发抖,嘴里连连高声喊道,“你是什么玩应啊,仗依你是这块儿的地主,比我年轻几岁,你就欺负人吗?我就不信,你们这国际大都市就没有王法了?”
  蓝晶拿出手机,真的开始在手机上划动。范青魁有些失望,眼睛死盯了一下蓝晶,意思说蓝晶啊,你到底是谁的人啊?音乐停止,仨仨两两的跳舞男女,纷纷围拢过来,大家扶住老者,你一言他一语地相劝。在舞伴们的规劝下,蓝晶没有拨出电话。范青魁更是借机解释着自己的行为:“我打人不对,那也是给我气的,这人如果跟蓝晶好好跳舞,我能出手打人吗?我这是为了维护女舞伴的利益着想,怕她受欺负,我这属于英雄救美知道不?”
  “哎呀,行了吧,救美也不能打人嘛。”
  “就是,跳个舞打什么人啊,吵个啥子嘛。”
  “大家跳舞是为开心,锻炼身体来的,这么惹气犯不上不是。”
  你一言他一语,大多数跳舞的同伴们,无不相劝,都纷纷让两人消消火。
  这时候,只见蓝晶气不打一处来,她手指着范青魁,不是好脸色地冲他吼道:“行了吧,你救啥美呀?还救美呐,我和他跳舞咋了?我以前和你跳舞,只是你的舞伴而已,这人是我老头,知道不?最近他在老家刚退休,特意来上海陪我一起带孙子的。真没想到,你竟然心里这么肮脏,都想啥呢?跳舞是为了健身,为了养生,知道不?我是你的舞伴,但我不是你的私有财产。去,像你这样的人,赶紧给我滚开,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
  “啊?”范青魁大惊失色,立刻觉得无地自容了,嘴里嘀嘀咕咕丢下一句,“是——是——你——老头……”便钻出人群,灰溜溜地不见了踪影。   

图片 2 舞 伴(小小说)
  
  
 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妻抱怨:“不睡觉也不让别人休息!”
  我只好强忍着不动,待妻子发出鼾声,才摸着悄声爬起。
  我心里高兴。虽年过花甲,天天泡舞厅。除了白发苍苍的大妈,还没与年青女子共舞过。眼巴巴地瞅着别人带着舞伴翩翩起舞,又眼馋又憋气。想不到昨天突然来了一位俊俏女子,脸清秀亮丽,穿戴时髦,金耳环,长丝袜,满身珠光宝气。身段秀长,扬柳细腰,天生跳舞坯子。
  女子进来时大家都在跳舞,一屁股坐到我身边座位。
  我笑脸相邀:“请妹妹跳一曲?”
  “我不会。”她莞而一笑,声音好美。
  “唔。”我有点失望。但仍不甘心,不时地瞅她脸。
  顿了一会,又说:“跳一曲吧?”
  “不。看别人跳,听听音乐,也是享受。”
  “那太单调了,不如亲身体验。”
  “我不会。”
  “这有啥?不会我带你,保证几天便会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“当然。来,我教你。”
  说着拉她纤手,她忙推脱:“先看看再说吧!”
  我不肯错过机会,先下手为强。有意煽动说:“别怕,锻炼身体要争分夺秒,咱先一步步来。”
  她仍腼腆,红着脸,半推半就地被我拉进舞池。我与她面对面站好,浓烈的香粉味使我陶醉。她的身高,身材,与我都般配。抱着柳腰,手把手地教她如何站立,如何相拥移步……
  五彩纷呈的灯光下,她愈加绰约多姿,光彩夺目。
  开始常踩我脚,一踩便抱紧我,嘴里喊:“哎呀,不好意思。我太笨,对不起。”
  一对乳峰贴到我胸脯,嗅着她的脂粉香味,感受着她的呼吸,年青美丽的姑娘被我揽于怀中,有说不出的幸运、恣意。与那些动作拙笨的的黄脸婆,感受大不一样。不由得心里躁动,想入非非,真巴不得亲上几口。我不断告诫自己,要顺其自然,不可性急。装着绅士风度,像司空见惯一般安抚她说:“这很正常。你很有悟性,真好,对,就这样坚持很好!”
  她逐渐放松,踩脚少了。
  一曲终结,老妈妈来请我跳舞。我傲慢地回绝:“不看我正带徒弟吗,你找别人去!”老妈妈失望离开。
  戴蛤蟆镜青年不顾脸面,硬找女子搭讪::“你的身材好,要选好老师,莫辜费了!跟我学,保你开心!”
  我知道他眼红,庆幸自己下手早。担心被他截获,有意避开。小心翼翼地搂抱她的细腰,边跳边附在耳边悄声开导:“咱是锻炼身体,不是比赛,跟谁都一样。”
  女子说:“谢谢大叔,大叔肯带,我就跟大叔学了!”
  如灌了蜜,听了真舒服。相拥着,踏着节拍,跳得心醉。
  她悟性不错,进步很快。最后仍兴致勃勃,与我交换了手机号,约定明天早点来。
  有了年青漂亮的舞伴,仿佛身价倍增。苍天赐予的艳福,使我彻夜难眠,时刻都想笑:“想不到能有今天,让大家羡慕去!”
  夜里我将要教的舞步反复酝酿,将幸福的邂逅想了又想。美女温柔妩媚,天天搂抱着,日久天长就会……那滋味……嘿嘿!
  一早爬起,仔细漱洗打扮,擦亮皮鞋,头发吹风,换上最好的衣服,到舞厅等候。
  美女迟迟没到。我伸长肚脖子不停张望,脖子酸痛,仍然不见身影。不好意思打电话催,等吧!
  灯光亮起,五彩缤纷,音乐奏响,激情奔放,不少人拥进舞池。
  大妈见我孤零零坐着,趁机来请。
  我怕丧失良机,忙摇手拒绝:“找别人吧,舞伴要来!”
  大妈像不认识似的斜视着我,满脸惆怅,悻悻而去。
  跳了五只曲,美女才来。她比昨天更光彩照人,不觉眼前一亮。正要打招呼,猛见那戴蛤蟆镜青年挽着她的玉臂,二人嬉笑着,得意洋洋,根本没在意我的存在,看都没看一眼,相拥坐到角落里。
  尴尬,失望,嫉恨,气馁……心里骂:“狗男女,臭婊子!”像只斗败的公鸡,蔫了!只好踌躇着仍去邀请大妈……
  
  2015,3,15 蠡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本文由金沙网投平台发布于文学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短篇小说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