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文学之幼学琼林,幼学琼林程登吉

甘脆肥脓,命曰腐肠之药;羹藜含糗,难语太牢之滋。御食曰珍馐,白米曰玉粒。好酒曰青州从事,次酒曰平原督邮。鲁酒茅柴,皆为薄酒;龙团雀舌,尽是香茗。待人礼衰,曰醴酒不设;款客甚薄,曰脱粟相留。竹叶青,状元红,俱为美酒;葡萄绿,珍珠红,悉是香醪。

饮食

五斗解酲,刘伶独溺于酒;两腋生风,卢仝偏嗜乎茶。茶曰酪奴,又曰瑞草;米曰白粲,又曰长腰。太羹玄酒,亦可荐馨;尘饭涂羹,焉能充饿。酒系杜康所造,腐乃淮南所为。僧谓鱼曰水梭花,僧谓鸡曰穿篱菜。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;扬汤止沸,不如去火抽薪。羔酒自劳,田家之乐;含哺鼓腹,盛世之风。

甘脆肥脓,命曰腐肠之药;羹藜含糗,难语太牢之滋。

人贪食曰徒餔啜,食不敬曰嗟来食。多食不厌,谓之饕餮之徒;见食垂涎,谓有欲炙之色。未获同食,曰向隅;谢人赐食,曰饱德。安步可以当车,晚食可以当肉。饮食贫难曰半菽不饱,厚恩图报曰每饭不忘。谢扰人曰兵厨之扰,谦待薄曰草具之陈。白饭青刍,待仆马之厚;炊金爨玉,谢款客之隆。

御食曰珍馐,白米曰玉粒。

家贫待客,但知抹月披风;冬月邀宾,乃曰敲冰煮茗。君侧元臣,若作酒醴之麴蘖;朝中冢宰,若作和羹之盐梅。宰肉甚均,陈平见重于父老;戛釜示尽,邱嫂心厌乎汉高。毕卓为吏部而盗酒,逸兴太豪;越王爱士卒而投醪,战气百倍。

好酒曰青州从事,次酒曰平原督邮。

惩羹吹齑,谓人惩前警后;酒囊饭袋,谓人少学多餐。隐逸之士,漱石枕流;沉湎之夫,藉糟枕麴。昏庸桀纣,胡为酒池肉林;苦学仲淹,惟有断齑画粥。

鲁酒茅柴,皆为薄酒;龙团雀舌,司是香茗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待人礼衰,曰醴酒不设;款客甚薄,曰脱粟相留。

竹叶青、状员红,俱为美酒;葡萄绿、珍珠红,悉是香醪。

五斗解醒,刘伶独溺于酒;两腋生风,卢仝偏嗜乎茶。

茶曰酪奴,又曰瑞草;米曰白粲,又曰长腰。

太羹玄酒,亦可荐馨;劣饭涂羹,焉能充饿。

酒系杜康所造,腐乃淮南所为。

僧谓鱼曰水梭花,僧谓鸡曰穿篱菜。

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;扬汤止沸,不如去火抽薪。

羔酒自劳,田家之乐;含哺鼓腹,盛世之风。

人贪食曰徒〖食甫〗缀(——食代纟),食不敬曰嗟来食。

多食不厌,谓之饕餮之徒;见食垂涎,谓有欲炙之色。

未获同食,曰向隅;谢人赐食,曰饱德。

安步可以当车,晚食可以当肉。

饮食贫难,曰半菽不饱;厚恩图报,曰每饭不忘。

谢扰人曰兵厨之扰,谦待薄曰草具之陈。

白饭青刍,待仆马之厚;炊金爨玉,谢款客之隆。

家贫待客,但知抹月披风;冬月邀宾,乃曰敲冰煮茗。

君侧元臣,若作酒醴之麯菜;朝中冢宰,若作和羹之盐梅。

宰肉甚均,陈平见重于父老;戛羹示尽,邱嫂心厌乎汉高。

毕卓为吏部而盗酒,逸兴太豪;越王爱士卒而投醪,战气百倍。

惩羹吹齑,谓人惩前警后;酒囊饭袋,谓人少学多餐。

隐逸之士,漱石枕流;沉湎之夫,藉糟枕麯。

昏庸桀纣,胡为酒池肉林;苦学仲淹,惟有断齑画粥。

本文由金沙网投平台发布于金沙网投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古典文学之幼学琼林,幼学琼林程登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